邀稿文章-為孩子孕育而生的藝術果子:Dot Go兒童藝術節

作為燃料的理想

  在這之中最為關鍵的、讓這團熊熊的藝術之火能夠燃燒至今的燃料─也就是團隊的核心價值─可以說是來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(UNESCO)二○一○於韓國首爾舉辦的「第二屆世界藝術教育研討會」,所提出需要具體落實的「藝術教育平權」的概念。雖然台灣在民國九十八年通過了包含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」及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」在內的「兩公約」,後者就提到:應尊重人民參與文化、科學生活等活動項目的平等機會,而台灣社會中勃發的各項議題的重要性,如身心障礙者的文化平權等等,也在能夠援引兩公約的情況之下,逐漸得到彰顯。於二○一○所舉辦的第二屆世界藝術教育研討會,其在主旨重點提及的目標概念:「加強所有人的高質量藝術教育的價值,同時培養二十一世紀孩童與青少年及終生學習者的創造力」, 更加明確地將幾乎所有年齡層的人們納入藝術教育的目標對象,也就是需要設法將藝術普及於所有年齡層。然而這樣的想法比起兩公約的內容,卻較少為台灣社會所知悉和重視。

  教育心理學者提出:啟發想像力與創造力,也應該是教育過程的一部份。同時包含這二者在內的藝術教育,在九年一貫教育的背景之下逐漸浮上檯面,其中表演藝術,尤其是小劇場的形式,更是能夠提供孩子最親近、直接的藝術體驗。然而兒童劇和成人劇,在台灣一直以來被以兩種戲劇形式所分類,彷彿「兒童劇」是設法吸引到孩子的目光、使孩子大笑即可的表演,因此時常能見到訴諸五光十色的視覺、巨大的道具、單調直白的故事結構、表演誇張卻沒有動機支撐的角色,以及毫不間斷的高強度表演節奏等等為了感官服務的手法。不可否認,這樣的戲劇在審美上有其獨到之處,但是似乎無法就美學的層面進行思考和討論。從而逐漸形成一種「成人劇」較「兒童劇」更高級、專業的印象 。在這樣的氛圍背後所隱藏的,其實是認為孩子不比成人有理解力、審美判斷力的歧見。嚴肅的「藝術」於是在孩童的部份,悄悄出現了一道斷層。

  受到「藝術教育平權」的概念影響,多元藝術協會希望透過藝術節的舉辦,讓藝術教育能夠從各種方向落實而下。「平權」指的是作為對象,不能因為年紀的考量而將孩子排除在外;也是不能讓特定的孩子因為資源、地理等因素而被排除在外,要讓孩子享有同樣的機會。除此之外,由於台灣的教育體制和社會氛圍,崇尚頂尖的考試成績和優異的薪資,有相關特質的人們接觸到表演藝術時往往為時已晚,失去往這個方向發展的機會,而只能當作副業或興趣。但是孩子還有時間,作為教育工作者的責任,或許就是為了孩子們創造更多認識世界和實踐人生的可能性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